【破茧】小甜饼

反穿~

今天不想阴谋诡计,就想甜饼!

Ps:只看了个前世的名字,剩下的纯属脑洞


言冰云看着面前的一切,十分恍惚。

这几年,范闲与庆帝斗,与李云睿斗,还疯了一样和情根深种的林婉儿解除了婚约,惹得李云睿大怒,为他带来不少的麻烦。

每次发问,范闲就总是玩笑着动手动脚,道:“言公子,冰云~我的心你还不懂吗?你怎么不跟沈姑娘在一起?”

话到此处,言冰云也无法再问,沈婉儿也是个问题。既然不爱,娶不得,偏偏碍于她深情一片,又受困于恩义,也不得不管。

也许范闲对林婉儿也是如此吧。

虽说过程艰难,可终归还是胜了。

对于言冰云来说,今天并没有和以往有什么区别,可一打开门,世界全然...

【轻微闲云】遥寄

唉我的拖延症是好不了了

立下flag,十发内让两个人在一起,不再遥寄


03

范闲从没见过这样的人。

这一路上京便只顾着抱着猫傻笑,心里偷偷默念人家的名字,言冰云,人如其名。

范闲完全不想理自己那个不知是圆是扁的未婚妻,一心只想着小言公子。

那一晚上的话似乎句句有深意,可范闲就觉得自己的脑子转不动了。其实告别言冰云也没几天,却已经害了相思病。

以至于神庙偶遇的少女呕血也只得怜惜。

范闲进京目的十分明确,要找出给自己下毒的人,如今又加了一条,推掉婚约,追求小言公子。

进了范府一阵鸡飞狗跳,范闲试探一番,姨娘并没有下毒的胆量和理由,那边只有内库财权。正好,其...

【破茧】

接遥寄00


小言公子假死IF线

一发完(应该)


言冰云从未想过自己能重新睁开眼睛。

死亡是陈萍萍,是鉴查院,是庆国给言冰云定下的结局,又何尝不是言冰云最后选择的归宿。

言冰云不知如何面对任何人,即使之前身在北齐,如履薄冰,也从没有像知晓真相时那样仓皇无助。

死亡是他逃离地狱的唯一选择。

可是,言冰云料不到,竟然真的有人,把他拖回地狱般的人间。

言冰云身体虚弱,只感受到温软的被衾与轻柔的光线,仿佛这房间隔绝了人间鬼蜮。

他微动的眼珠,惊起了旁边一直守望着的女子。

“你醒啦。”女子生怕吓到他,“我去叫人来。”

言冰云微微睁开双眼,只看到女子侧脸和离...

【轻微闲云】遥寄



憋了好长时间的感情戏

总感觉十分生硬

已经开始魔改



02

屋内,言冰云刚刚坐下,滕梓荆便跪在一旁,叩首道:“请言公子为属下解惑!”

自刚才见到未死的滕梓荆,言冰云就知道自己被坑了一头。可那又怎样?滕梓荆若不是自己的手下,也不会接受这份伪令,退一万步,不是滕梓荆还会有其他人,到最后的结果,必然还会是自己前往北齐接手北地谍报,滕梓荆只是达成这个目的的手段,无论手段如何,想要达成的结果不会改变。言冰云连庆国都不曾痛恨,何况一个身不由己的滕梓荆。

“老滕啊,你看言公子都跟我们进来了,一定会为我们指点迷津的,不然刚才在外面打斗,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范闲今日一见小言公子就...

【轻微闲云】遥寄

从此开始魔改ooc

小言公子重生向

尽力HE

依然没有什么感情戏


01

为他人做嫁,真不愧是诗仙范闲,倒是概括的极为精准。

言冰云从未为自己过过一日,一生所思所想皆为大庆,可到了最后,也只有一个范闲在他身侧。

自从得知真相,也不知是不是大限将至的缘故,言冰云总是会做梦,梦见另一个少年的人生。同为世事裹挟,他无论救助弱小也好,大开杀戒也罢,所思所想,所作所为,皆是出自本意,竟让言冰云这种心智极坚的暗探间谍动容。

好在,人生的最后,言冰云终于能够自己决定生死,再也不用面对无法面对的人生,背负上无法承受的负累。

闭上眼的瞬间,言冰云再一次梦到了莲...

【轻微闲云】遥寄

好像没啥感情戏耶

只看过剧版,有感而发,为爱发电!

一个恐怖的脑洞

心疼小言公子!

只希望小言公子能够像阿羡一样活泼泼!


00

言冰云从未见过如此讽刺的笑话。

将敌国重臣之孙抚养成人再派入敌国做间谍,又借此掩护使团正使,范闲的话本都没有这般离奇。

可这就是言冰云的人生。

言冰云一直知道,院长想要自己成为范闲的左膀右臂,这样阴私诡谲的计谋手段,世上的知情者本应仅有寥寥数人。

偏偏就是自己临时起意,想要查找滕梓荆的档案,却意外发现了当年澹州附近鉴查院人手密集调任的痕迹。

任何的细节都经不起推敲,特别是范闲在肖恩死后问的奇奇怪怪的问题。

“陈萍萍说谎会有几...